20辆新能源公交车被弃涉嫌欺诈

20辆新能源公交车被弃涉嫌欺诈
(原标题:20辆被遗弃涉嫌欺骗、补偿、被“看穿”和被遗弃的新能源公交车)镇江市丹徒区读者近日向新华日报读者热线报道:20辆纯电动新能源公交车已经在当地路边停放了很长时间,暴露在阳光和雨水中,让人感到苦恼。 “僵尸”巴士不停地行驶。10月26日,记者来到丹徒区翼城街圣丹路2号。 这原本是一家大众4S店,但现在已经废弃了,里面停着11辆新能源汽车。 记者走进这些大门很大的汽车,发现没有一辆装有内饰空。大多数汽车的电池都不见了,一些发动机罩也不见了。 记者绕到4S商店的后面,又发现了7辆公共汽车。 再来两杯?接到指示后,记者在西鹿荣臻路镇江辛哲汽车维修厂安泰停车场发现了另外两辆新能源汽车。 停车场的警卫告诉记者,20辆公共汽车原定被拖到这里。我听说仍有争议没有解决。只有两辆公共汽车被拖走了 一汽中国20辆“解放”牌新能源公交车,长10.5米,均于2015年12月底出厂,无行驶牌照。然而,在车身的侧面可以看到灯“镇江巴士”和标志。 镇江市退休工人、城市公共交通公司主管顾华奇告诉记者,他已经关注20辆“僵尸”公交车很久了。 起初,这20辆车藏在丹徒的一家工厂里。由于工厂的改造,他们今年被遗弃在丹徒区翼城街道镇南村社区乐毅路。 为此,他还向镇江公交有限公司询问了“废弃”新能源公交车的问题。 公司立即派专业人员去现场视察。经过查阅比较数据,公司给出了官方回复:该车不属于镇江市,镇江市公交有限公司从未购买过这批车辆。 顾华琪说:“我很好奇。现在这20辆车已经搬到了另一个地方。” 公共汽车有可能有“成长的腿”吗?据镇江公安等部门报道,2016年1月25日前,20辆“僵尸车”的车主分别是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江苏华世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2015年9月,华世泰公司与镇江华富新能源有限公司合作在扬中市推广新能源汽车。 同年11月,华士泰公司以华富公司总价1830万元、每辆91.5万元的价格为华富公司购买了20辆“解放”牌纯电动公交车,并以镇江阿凡达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华士泰公司全资)的名义与华富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 2016年1月,镇江华富新能源公司向市经委等部门申请“2015年省级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资金” 经各部门核实,这些车辆未取得“公共交通运营资质”,从未投入正常使用。不符合当地补贴申报要求,不享受补贴资金。 2018年上半年,南京安科公司将20辆汽车拖放到丹徒区江苏蓝圈新材料有限公司。 2019年3月,由于蓝圈新材料公司的翻新,该车被遗弃在丹徒区乐毅路。 9月中旬,南京安科公司将车辆转移到安泰停车场。然而,就在拖了两辆车后,丹徒区公安局拦住了它。剩下的18辆车最终被当地公安局转移到废弃的4S商店停车。 “2015年和2016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欺骗政策补贴的高峰期 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研究专家马联华(Ma莲花)表示,自2009年以来,中央政府一直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应用,新能源汽车的产销规模迅速扩大。 99%的废弃新能源汽车可能是通过欺骗制造的。 2015年,国家和省财政补贴政策是购买长度超过10米的新能源公交车。每辆公交车可获得国家补贴50万元,地方补贴50万元,合计100万元。 南京安科有限公司购买每辆车91.5万元。获得补贴并扣除购买成本后,每辆车可实现净利润9.5万元,20辆车为190万元。 “我认为这是作弊,以弥补未能通过,巴士不能转售 ”马联华说道 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应同样注重防止欺诈和补偿。那么,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和镇江华富新能源有限公司扮演什么角色?记者找到镇江华富新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秦红九 他告诉记者,2015年,江苏华世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李华找到了他,并主动提出在扬中市合作推广纯电动新能源汽车。 最初,该计划是合作推广考斯特车型的20辆纯电动新能源汽车。这些车辆附属于镇江华富新能源有限公司,从社会租赁来赚钱。 “然而,最终抵达扬中的是20辆新能源汽车,而不是考斯特
我们拒绝接受,一次又一次地试图找到李华,但他没有来处理这件事。 最后,这辆车将于2016年9月被运走。 以下的事情我不知道 ”秦红九说道 记者通过南京鼓楼高新区示范路科技创新街区“搜索”APP找到了南京安科正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编号:——)的注册地。 记者走遍了每一栋大楼,没有找到企业。 经过多次曲折,我找到了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位于江宁区润景科技3号楼603室。 一位女性副总裁告诉记者,该公司于2014年从鼓楼搬走,目前从事新能源汽车租赁。自从她接受新工作以来,她对镇江2015年和2016年的新能源公交车一无所知。 10月28日至31日,记者数次联系南京安科公司负责人李华。要么没有答案,要么他被切断了。 通过“调查”,记者发现,由于公司的债务诉讼,李华被限制高消费。 20辆公共汽车的电池在哪里?江苏新店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卜明认为,在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的三个组成部分中,电池是最贵的,占汽车总成本的30%-45%。 “它一定是被带走并用于其他新能源汽车 博明表示,2016年前后,在推广新能源汽车的目标压力下,监管违约降低了企业和产品的准入门槛,为非法企业提供了机会。 从2016年开始,国家在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中增加了一个“里程门槛”:非私人用户必须行驶3万公里才能获得国家补贴。 虽然补贴欺诈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遏制,但新能源公交车和公共汽车空在一些地方仍在运营。 3月26日,财政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四个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能源公交车推广应用的通知》 从2020年开始,新能源汽车运营将主要通过“以奖代补贴”来支持 具体办法是在新能源公共交通车辆销售许可后,提前拨付部分资金,达到里程要求后,按程序申请清算补贴,堵塞漏洞。 对于这20辆“僵尸车”,有关当局是否应该加快回收和处置?躲起来不是办法!

更多精彩文章,尽在https://www.sdsydc.c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